昆山县倭寇始末书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9日

  658人阅读44次下载

  昆山县倭寇始末书_哲学/汗青_人文社科_专业材料。明朝归有光的记实文章,讲述1555年倭寇攻打昆山、昆山人民顽强抵当、明军官兵无能及苍生受害的惨状。

  昆山县倭寇始末书 [明] 归有光 倭寇之变,起自上年三月初旬。虽络绎无虚日,亦惟纷扰缘海,尚未敢深切。犹惧 归程之有梗也。乃今纠合既众,领导既明,又知吾民不素习兵、不准备,遂眇无忌惮。 本年四月七日,警报直抵昆山,官民哄然。方填门塞关,为城守之计。而都司梁凤, 适承抚按文檄,统处兵八百,来守兹土。士民倚为长城,讵意其贪懦无状,坐受宴犒, 饰辞屯扎该境、遥为声援,竟尔招摇远去,分兵四逸,半从盐铁,半从周市,沿途摽掠, 吾民惊窜。自是要害无守。 十三日午时,贼船五十余只,贼徒三千余人,迳泊新洋江口,直犯东门。肆力攻围, 烟焰烛天。哭声动地,其接踵而至者,又无处二三四倍。夜则桅灯如列星,旦则吹螺举 号,蜂附云集,较之他处,疯狂尤甚。 而梁凤乃于十六日自常熟后入郡城,若不与闻者。 十七十八等日, 贼遂造云梯二十余乘, 攻击东北二城, 势极危迫, 赖官民悉力拒守, 幸以不破。当夜,乡士医生蜡书,募敢死士,缒城而下,自间道往,请救于代巡孙公。 十九日,即蒙复委梁凤提兵应援,而梁凤又复迁延六日,方至昆山县西九里桥,索 取军需,声言每名要钱五两,乃始进兵。奈此时民穷敛急,本县素乏羡余,不克不及一时卒 办,意不相惬,复退屯兵真义处所。偶与贼遇,勉强一战,贪其辎重,反致大北。火药 铳炮,半被卤去;而遗落郊野,为村民俞辟等所埋藏者,又不计其数。设使天不佑民, 尽以籍寇,其声势又何如也! 是日,又复遁入郡城,诳言吾军一至,贼徒尽散,民不被杀,屋不被烧,麦尽刈而 苗尽栽矣。一时上官咸谓信然,遂不复以昆山为意。 贼觇知援绝势孤,二十四日,复以云梯三十余乘攻东南东北二门。是时不独燕尾剑 稜劲镞,加以佛郎铅锡大铳,一时合发。 城中辟易,求助紧急十倍于前,不得不再行请救。而孙公惑于梁凤先入之言,颇有难色。 差官张国维,稽首号泣,具道梁凤不才之状,乃益以沂邳及山西兵三百余人,本府义勇 二百人,复遣梁凤统之以行。其答乡士医生书,则有兵虽可用,将官懦怯,某再三责以 大义,而翁公则有促之不进,为之何如等语。愚意其使贪使过,责后效以盖前愆,未可 知也。 时太仓陶批示所募款兵适至, 又命二守督率并进, 意在刻期剿除。 而梁凤勾留如昔, 自初七日受檄出师,越四日,尚驻维亭。本县既备糗粮,旋复臭腐,且动以将在军,君 命有所不受为词,虽张公亦莫得而谁何也! 贼乘此间,又于初八日,聚众四千余人,云梯无数,布列工具城下,百计冲突,伤 害甚多。而官民拒守益力,杀死贼徒数亦相当。至昏时,贼始稍退,复移屯城西林中, 盖富室佳园,惜不忍毁,故遂为贼巢耳。次早皆负门扇,接造飞梁,碾驾冲车,直逼城 中。挖掘甃石,铁椎扣门,声如雷震。百万生灵,命在顷刻,而人心愈奋,争出死力, 用生刍松脂麻油,销毁冲车,更从楼上穿板,灌注灰汤坠击,杀其名二大王者及伙贼数 人,贼始退去。 是时,阖城士女,摇动错愕,缢溺而死者数人。引领援兵,复不见至。 初十日夜分,生员龚良相、徐倬、傅继善,奋义拼命请兵。十一日黎明,遇梁帅于 六市铺西,距县尚三十余里,频频哀恳,而梁凤骄蹇有加。赖张公督促前进款兵,积极 东向,气雄志烈,不负狼名。梁帅缓缓既至,有司选地安营,梁凤仍称该地四面阻水, 不成遏敌,复退屯九里桥外。款兵孤悬,势难野宿,姑纳城中,待梁并进。 府县文牒祈请,再三方至。开门延入,欲加慰劳,巳先计纵沂兵逸去,为媒孽之地 矣。方议出攻,乃又妄申本县,按兵不发,于是宪符严责。十五日,张二府督梁凤合兵 大举,本县义勇扶引款兵,直捣贼窟。血战方酣,而诸兵遥望贼来,即麾奔溃,多自溺 水。甲骑铠仗,半为贼有。款兵益进,杀伤贼徒二十余人,尔后盾不继,致有阵亡挤水 之祸。于是更令逃军造为厚款薄沂之谤,欺罔上官,以致长短不明,功过莫辨。 假令有司诚有厚薄, 亦不外视上官意向, 而士卒得以厚薄为去留。 则将焉用彼帅哉。 其失机误军之罪,恐不克不及推托于厚薄也。仪部王主政,不忍官民罹此苛虐,受此薆菲, 挺身冒险,仗义执言,甚至暴没,皆愤愤不服之所致也。人之云亡,邦国殄瘁,时事如 此,可胜叹哉! 其原盖始于当道,先有款兵防卫无锡,以厚其故人,而梁凤亦不欲强颜再入昆境, 各戾初心,遂相构煽,殊不念昆山之与无锡,均为朝廷底子之地。况上游土崩,下贱澜 倒,又必然之势也,岂宜有所侧重哉! 是时,我军虽未收全功,而款兵声已(上下布局,上繁体龙,下似乎是个言或石字) 服贼胆,遂相引去,杀遗民,烧遗屋,数十里炊火不停者,又四五日,以泄其余愤。 盖自四月初七日,至蒲月廿五日,孤城被围,凡四十五日。临城攻击,大小三十余 战,以不教之民,当日滋之寇。内无张巡许远之略,外无蚍蜉蚁子之援,城之不陷,皆 天也! 其六门并攻,被杀男女五百余人,被烧衡宇二万余间,被发棺塚计四十余口,是皆 就耳目之所睹记者言之。其各村落落,凡三百五十里境内衡宇,十去八九,男妇十失五 六,棺槨三四,有不成胜计而周知者。 君门万里,未能遽达。虽密迩当道,岂皆尽得其实哉!互相蒙蔽,以期远罪,贼何 幸而民何辜也。彼梁凤若始能不离该境,则贼安敢遽尔深切;中能力战不退,则贼岂敢 直捣郡城;终能如期急难,则贼岂敢冲城凿穴。贻昆山之祸者,梁凤也。乃又饰词驾罪 欺天乎! 更有大可怪者,其款兵先登殁阵,其渰(同“淹” )死者,皆缘邳处二兵抢先奔溃, 挤入大水,性不善水,又甲重不克不及振拔,遂至胥溺。非汨水而被渰者,此情可矜,法所 应恤。彼二兵合理正其望风奔溃之罪,以示惩劝,乃今与款兵一体加厚,何其倒置之甚 耶!呜呼!处败军若此,良民无故被杀者流血成川,积骸如山,又将何故待之哉! 尝考吾昆,自有国以来,未尝被兵燹,有生聚而无教训,故今遭此,皆惊惶相顾, 一筹莫展。不得已为焦土政策之计,纵敌猖狂,莫之敢抗,其受祸亦独惨于他处。 今之急务,莫若广濠堑,造月城,筑弩台,立营寨,集乡兵,时锻炼,铸火器,备 弓弩,积薪米,蓄油烛。其周回近城林木,须斩去里许,以绝潜伏;茔塚有碍城隍者, 宜量给地价,为迁葬之费;而十家为甲之法,尤所当严;其须眉十五岁以下,凡成丁者, 尽令编报;排门粉壁,每甲推长一人;稽其收支,如有面生可疑,虽系商贾,非累年土 著,无父兄承传者,亦须根究,庶使内贼不出,外贼不入,而奸宄之徒无从造爨矣。 至于抚疲民,蠲逋税,勘荒田,尤时政之大端。而动支官银又廉价之要术,盖事有 常变有轻重。处常则仓库为重,而武备为轻;处变则军旅为重,而财用为轻。况居官行 法,自有大体,私罪不成有,公罪不成无。所谓公罪者,正今日动支官银以济时艰,而 为法受恶之类也。况既上官公牍,则把持由己,虽不宜冗滥,又何须拘拘常格,而自取 窘缩哉!且安富之道,周官所先,劝借可暂而不成常,可一而不成再。以无限之大户, 而欲应无限之巨寇,吾不知所税驾矣。 凡此数事,果能断自乃心,豫有成算,则用足兵强,形势险固,人心坚励,进能够 攻,退能够守,贼来入寇,便当横出四郊,与之一决,又何须填门塞关,悬悬外援之望, 不获其用而反受其害,现在日之冤愤哉! 愚忝与守城,与贼往来来往之日相一直,目击惨毒,所不忍言。姑记其始末以备改日邑 乘之记载。其他措置,略具备倭议中。有民社之寄者,尚其鉴此衷悃,毋以出位为罪, 幸甚幸甚!

  文档贡献者

  昆山市衡宇租赁合同书

  昆山书画院六年级作文40...

  昆山祛斑哪里好昆山铂特...

  江苏昆山分析体项目市场...

  昆山二手房买卖声明书

  昆山青年创业者协会入会...

  客户交单委托书 昆山农村...

  退回退款许诺书-昆山农村...

  昆山天然气管道水土连结...

  青创地图统计表(3月)

  欧家小学05届结业生聚会...

  2009版职业类别表

  206《倭变事略》(明)采九...

(编辑:admin)
http://kristaswraps.com/ks/494/